🔥www.525388.com-腾讯网

2019-08-18 02:01:44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8 02:01:44

上升大概500米后山路开始变得平缓,一路翻山越岭,跋山涉水,小雨绵绵,雾里穿梭,因为雾太大,参照物不清楚,还好一路上有不少红绳标记,记得之前攻略上有一处补水在上斜,但我估计我们已经错过了补水点,而是一直走到了高幛顶,出现一个很高的陡坡在眼前,那时已经有5点多,天开始慢慢暗下来了,加上有雾,同时更麻烦的是刮着大风夹着小雨,此时大家都有些着急,身上基本全湿,而且那地方没有一小块平地可扎营,此时老杨和小洋走在前面十来几开外,但雾太大很难看得清,而西西和杨杨开始出现体力不支情况,可能跟当时紧张心里有关,风太大,又冷,加上天开始黑,更麻烦的是不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。风没有减弱的迹象,似乎还在一阵阵加强,我们17人的小队伍依序前进,按照之前三位教练的分工,小虎走在前面,闲人中间观察,我负责收尾。鱼儿说,明晚没得喝了,她竟然还约了明晚的酒伴。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,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,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,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,有鱼和白菜,对还有一个油豆腐,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。按照预定的计划,我们一点半起床,两点半队伍出发,黑暗的夜里,除了风,还有天上的星空。很苦很累,但很开心!看到此情此景想到了我们三七娘探路被迫露营时搭的草窝,当时也是很冷。失望瞬间布满了我的脸庞,时隔十二年我才鼓起勇气重来,现在不幸折戟。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,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,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,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,有鱼和白菜,对还有一个油豆腐,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。今夜星空灿烂,今夜我心潮澎湃。因为走过,所以知道。

我完全清楚上述免责条款内容和后果,并已通知家人和征得家人同意之后,签署上述免责声明。听司机大哥说顺路到他住的村子,我们可以到那再走会省一段水泥路,可以把我们送到村子那这样可以省去走前面那段水泥山路,这样也为我们后面争取了时间,小面包摇摇晃晃经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瑶族小村,司机大哥人很好,因为天气比较冷,还在家里送了我们生姜驱寒,下了村子小坡左拐进入泥路正式开始了我们的船底之行。不仅仅是因为天气,还有其他山友出事了,这就是下撤的命令。然后,看着两三个队友练习了几趟,我们开始最后下撤。

而所有走过的--不管是白天还是暗夜里走过的路,都因我们为梦而付出,于己无悔。

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,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,意识薄弱引起的,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,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,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。免责声明本人系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,自愿选择参加本次AA制户外活动,我充分了解活动过程中可能面临的风险,包括但不限于交通工具带来的危险,余震、洪水、泥石流,雷暴,塌方等地质与恶劣天气因素带来的危险,瘟疫、疾病带来的危险,第三人带来的危险,其他动植物带来的危险,等等。屋外的风一阵阵的吹起,比起十二年前那次来哈巴,今夜的风似乎小了一些,只是偶尔有几阵强风吹过。然后,看着两三个队友练习了几趟,我们开始最后下撤。用完中餐时间已经是一点多了,时间跟计划时有出入,所以接着赶路,沿着河谷往上游河边小路走,来到了水库,因为是雨天,水库河水有点急,不过还是很顺利踩着石头安全过了河继续向前进发。

感谢那些一路照亮我的小伙伴,那些彼此珍惜的温暖、相互坦荡的快意如果,我是亮光,那么,黑夜里仍将看到,不碍前行。

还有三个队友陪伴着不死心的我,在这个空档里,我示范了一下雪坡行走技术---上坡、下坡、横切,以及制动。

我追上前去,看到了鱼儿,看到了蜗牛,看到了MAY,看到了K2,看到了逍遥子往下走,向导们决定就地下撤。

而最后打动我们的,是雪山的高度,是同好的喜悦,是相惜的体贴与温暖,是拾起爱情的欣慰,是知己带来的惊喜,是快意的醉一场,是相遇的发现,是脚踏实地的坚定,是超越想像的意外,是不经意的重逢,是路上有伴的踏实。

路线:新洞-上斜-峡洞-高幛顶-大草坡-船底顶-乱石坡-水渠-平坑-罗坑(两天)(实际用了三天)背包重量40斤(男)28斤(女)12月29号3点坐上往韶关的火车,经过4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来到了美丽的韶关。

1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,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大本营,海拔四千零八十米,我躺下床后,迅速进入了睡着了。

我完全清楚上述免责条款内容和后果,并已通知家人和征得家人同意之后,签署上述免责声明。

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,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。

船底顶归来已经有3个月了,但作业一直没写,总觉得缺点什么,所以今天补上。然后,看着两三个队友练习了几趟,我们开始最后下撤。

这是当时唯一一张半夜帐外照片,些时枯草开始结起厚厚的冰。按照预定的计划,我们一点半起床,两点半队伍出发,黑暗的夜里,除了风,还有天上的星空。

最后我们在江边转了一圈发现旁边有个中山公园,那里是理想的扎营地点,经过几番周折,终于宝安大哥让我们在里面露营。

如果活动过程中遇到危险,相信团队中其他所有成员均会尽力救助,但即使如此仍不能完全避免伤害的产生时,我的同伴不需要为此承担任何责任,我也不向其他成员主张任何赔偿责任,除非该伤害是由于其他成员的故意所导致。

很苦很累,但很开心!看到此情此景想到了我们三七娘探路被迫露营时搭的草窝,当时也是很冷。